育儿-XINDITE.COM域名出售

“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他!”“狠心”妈妈让10岁盲童独自上学,收获30万点赞感动全网

2022-08-09 00:00:00

男孩名叫鹏鹏,今年10岁,是一名盲童。为了更好地融入社会,他在妈妈的陪伴下开启了走读模式:乘坐三站公交车,步行2000多步,磕磕绊绊抵达离家4公里的学校,于是就有了那条热搜视频。

谈起自己的“心大”,妈妈陈平泪光闪闪:“我现在是可以天天牵着鹏鹏,但不可能永远陪着他,所以必须让他自己独立生活。

01

独立是立身之本

刚一出生,鹏鹏就被诊断为先天性失明。因为看不见,他对周围事物的感知要比其他孩子弱很多,也因此特别胆小,整天黏着妈妈,一岁半时还不敢走路。

陈平理解鹏鹏的恐惧和无助,不厌其烦地鼓励他一点点地往前走。可是,任凭她怎么鼓励,鹏鹏就是不肯松开妈妈的手,哭闹着不肯挪动哪怕一小步。

没办法,陈平只能尝试用小奖品“诱惑”他,小家伙这才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。

然而,小家伙不知道的是,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。因为先天失明,鹏鹏无法借助任何信息感受方向和躲开障碍,只能靠直觉乱走。结果,鹏鹏经常摔得鼻青脸肿,痛得哇哇直哭。

奶奶心疼不已,想着要不算了吧,反正家里有人,他需要什么就给他拿什么,干吗非得让他自己学走路呢?

陈平心里的痛一点儿也不比奶奶少,无数次地偷偷抹眼泪。可是,她不能停,“我也舍不得孩子受这个罪,可谁也无法替代他。他和别人不一样,今后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会比别的孩子多得多”。

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好在,丈夫和陈平站在一起。渐渐地,鹏鹏胆子越来越大。他像其他孩子一样喜欢跑跑跳跳,还喜欢把塑料板凳一个一个叠起来,爬上去,拿货架上层的零食。陈平从不阻拦,她能做的就是时刻关注。

在不断摸爬滚打中,鹏鹏学会了自己吃饭穿衣,还能小跑着上楼梯,给花花草草浇水。

独立不只是身体上的,更是精神上的。5岁时,陈平和丈夫开始为鹏鹏寻找合适的学校,最终选择了自贡市特殊教育学校。为方便儿子上学,他们从农村搬到自贡市区,开了个小卖铺维持生计。

因为之前基础打得好,鹏鹏只用了两三天就适应了学校的生活,可以独自去食堂、教室、厕所。这可惊艳到了老师们,他们直夸鹏鹏“独立”“开朗”。

最近几年,鹏鹏又相继解锁了做饭、扫地等技能,跳绳、滑板车、自行车也玩得得心应手,还学会了逛公园、乘坐商场的扶梯。他还特别爱学习,坐公交时也会抱着厚厚的盲文课本,一个字一个字地摸着“读”。

别人见了都忍不住夸他,他就搂着妈妈暖暖地说:“我要好好学习,长大后找工作、结婚,还要给妈妈买大房子。”那一刻,陈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。

02

陪伴是永恒的后盾

鹏鹏的独立源于他的勇敢,更离不开父母的陪伴。和对普通孩子的陪伴不同,陈平需要花点特别的小心思。

鹏鹏无法玩手机,也不能打游戏,即便是电视,也只能靠听。与外界的互动单调又无趣,陈平担心他会变得封闭。所以,她选择成为鹏鹏的玩伴,陪他疯,陪他笑,跟他多说话。

结果,鹏鹏变成了“小话痨”,每天有数不清的“为什么”“是什么”。被表扬“爱动脑筋”后,他有了更多个“为什么”。若是对妈妈的回答很满意,他便会用双手抚摸妈妈的脸,有时还会偷偷亲妈妈。

不管去哪儿,陈平都会带着鹏鹏,还经常领他到大自然中玩耍,有意识地帮他打开身体的各个感官:到田间聆听甘蔗生长的声音,到地头感受稻穗的重量,在路边闻花儿的香味……虽然看不见,但他依然可以感受到世界的五彩斑斓。

尽管鹏鹏独立又好学,但他毕竟是个孩子。所以,陈平要确保自己的陪伴是安全可靠的,是无坚不摧的。“我跟他讲好了,让他大胆走,我会跟在他后面。”

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。上学之前,陈平给鹏鹏准备了反光背心、盲杖,带他一次次地熟悉路线,反复练习。

妈妈悄悄跟在孩子身后

在这个过程中,她不断地调整着自己和鹏鹏之间的距离,以确保有突发情况时可以第一时间保护鹏鹏。就这样,边走边找记号,鹏鹏摸清了公交车站的位置,记住了上学途中哪里要转弯、哪里要过马路。

即使做了完全的准备,也难免有意外。

在正式上学时,因为盲道被占用,途中又有多处障碍物,鹏鹏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艰难地摸索,跌倒时有发生,陈平看得胆战心惊。

有一次,鹏鹏正要过马路就听到汽车鸣笛,吓得他赶忙踉踉跄跄地退了回来。陈平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,“那一刻,我真不想让儿子独自上学了,特别想一把把他抱过来”。可当她问他怕不怕时,鹏鹏笑着脱口而出:“不害怕啊,我知道妈妈在我身后。”

那一刻,陈平泪流满面。孩子那样勇敢,那样信任自己,她也绝不能退缩。她知道,陪伴不仅仅是陪在孩子身后,更要从心理上给予他最坚定的陪伴。唯有此,才能真正放手,让他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。

03

和孩子一起成长

当初听到儿子先天性全盲的消息时,陈平和丈夫是难以接受的。

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陈平还是难掩悲伤:“那天从医院出来后,我的心就如同被撕碎了一般,特别难受,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。”

因为害怕别人异样的眼神,陈平一度不敢带鹏鹏出门,丈夫更是连亲戚聚会都不敢参加,生怕别人谈及鹏鹏。后来,陈平才渐渐学着接受,是鹏鹏治愈了她。

鹏鹏很爱笑,也很努力。尽管看不见,依旧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;虽然胆子很小,依然鼓足勇气去勇敢尝试。

一个孩子尚且如此努力成长,作为他的妈妈,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成长呢?

陈平也经常开导丈夫:“既然无法改变事实,就要和孩子一起学着适应。如果咱们都走不出这个阴霾,孩子心中又怎么会有温暖和阳光呢?

一年前,陈平开始用短视频记录鹏鹏的成长。对此,丈夫有点儿不理解:“为什么要让大家知道鹏鹏的眼睛看不见呢?”

陈平明白,丈夫还是有心结。但她并不打算放弃,因为她知道,还有很多和鹏鹏一样的孩子,还有很多和丈夫一样的父母,她想通过记录鹏鹏的勇敢与成长,鼓励更多的孩子和家庭走出阴霾,也给丈夫打气。

儿子独自上学,母亲暗中保护

2021年9月,鹏鹏上学第一天,陈平用视频记录下这难忘的时刻,很快得到30多万个点赞和祝福,更有不少网友在线呼吁大家不要占用盲道,还有网友留言表示:“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人世,我会捐出自己的眼角膜,让孩子能亲眼看一看这个世界”。看到正能量满满的留言,丈夫也收获了力量,成为陈平的支持者。

知道有这么多人关注和支持自己,鹏鹏也特别开心。他一边继续努力解锁着新技能,一边畅想着未来的职业。

他说,长大后要当一名科学家,发明一种高科技盲杖,它能提醒盲人前方是否有障碍物,能准确无误地把盲人安全带到目的地,还可以实现人机对话,帮盲人解闷逗乐。

生活再苦,只要微笑面对,就会充满希望与奇迹,期待鹏鹏早日实现心中的梦。

本文刊发于《婚姻与家庭》杂志2022年4月下半月刊

原标题:《感动全网的盲童妈妈:有一种爱叫“狠心”》